精短美文网-美句摘抄_爱情美文_伤感美文_美文推荐

摘錄(2333)诗

 朗诵文章

摘錄(2333)

苏州街

苏州街与苏州无关

这也符合事物的普遍规律

——谁见过名与实相符

中午的苏州街,一架庞大的机器

准确地转动着每一种欲望

往东走 是万泉河

再往北 可抵燕山

燕山之侧 春风折弯刀枪

山河从来不乏传奇

那些轻巧的部分成为传说

地铁穿过孤独的地心

把一些人输送到这里

把更多的人输往更远的地方

我看见一个哭泣的人

走出站口 像花朵跌落枝头

作者 / 陈年喜

再低微的骨头里,也有江河

《苏州街》,来自诗人的一次观察。此时诗人体内的炸药埋得更深,不再急于去引爆,而是在经历过什么之后,试图怀着同命运的体谅之情,进行隐忍的观察。谁说那个在地铁出站口哭泣的人,不能是诗人自己呢?

诗人写的是现实的苏州街,那个坐落在10号地铁线上的古老而现代的街道,同时,它又不是现实的苏州街。诗人不经意中将它虚化,为那个哭泣的人设定了一个背景初中语文每日摘抄积累,一个名实不副的世界。在这里,欲望的机器从未停歇,遥远的历史尽管曾在此发生,但都不能说明什么。在强大的“当下”面前,历史只能是传说,而没有任何用处。真正有用的就是那运转不停的机器——地铁,毫无疑问是这其中不可或缺的部件——把人运来,把人运走。在钢铁的巨大喧嚣之外,人的脆弱只能如花朵一般,坠落,且不值一提。

记不清多少次乘坐10号线从朝阳到海淀,在苏州街下车,再赶往别处。其间形色匆匆,从未注意过地铁内外的其他人。因为我们在大多数时间里早已和“机器”亲密无间,绝想不到有走出地铁时眼泪夺眶而出的一天。

高音

一场暴雨

下在窗外

我听见被雨淋湿的人

发出的爆笑

好像被淋湿是快乐的事

这令我想起那个场景——

你碰我的时候

我就想哭

好像弹奏到最高音

是一件悲伤的事

作者 / 黑瞳

“交配之后,所有动物都忧伤。”

狼狈到极致就应当快乐,比如被不期而至的一场暴雨淋湿;快乐到顶点就会有悲伤的来袭,恰如诗中所言“你碰我的时候,我就想哭”。所谓物极必反,这是一种朴素的情绪辩证法,也是人本该就有的一种反应。

窗外的人被暴雨淋到爆笑,室内的人因为暴雨回忆起某场“弹奏”——“弹奏”在这里就是**的代词。这首诗好像在说两件事,但其实是一回事。回忆的触媒,既是这场暴雨,也是那被暴雨淋湿的人。所以暴雨和“弹奏”本来就是一件事,那被雨淋湿的人和在“弹奏”中想哭的人也是一个人。

快乐到极致和悲伤到极致也是一件事,在本该悲伤的时候大笑,在本该快乐时痛哭,最终分不清是悲伤还是快乐,非悲非喜,亦悲亦喜,最终“悲欣交集”,弄不好还会就此大彻大悟。

但还有一层。为什么一触碰就想哭?因为主人公在手指初落琴键的时候,就预料到“高音”到来时那种必然到来的“悲伤”。据说歌唱家在演唱过那最高音阶之后,也会有瞬间的失落,就像演员一出戏演过**,还要耐心把那结尾的程式走完,在极致和巅峰体验之外还要追求一个完整与圆满。如果说悲伤,这大概也初中语文每日摘抄积累是那令人悲伤的原因之一吧。

人在获得满足之后的确容易感到失落。叔本华说生命是一团欲望,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,满足便无聊,不过他尤其强调的是这种在痛苦与无聊之间无法挣脱的往复。而避免这种死循环的办法之一就是延迟满足的到来。就好像渴望一场暴雨,又担心它过于激烈而短暂,情愿再等等,不要来得那么匆匆,让云层积聚得再厚些,气压再低沉些,气势做得再足些......

标签: 初中语文每日摘抄积累 生子耽美文 好文案一句话就够了